发现湖南|里耶秦简:“复活”秦历史

发表时间:2019-06-15

  从里耶一号井出土的封泥,印文“酉阳丞印”。秦时,酉阳在迁陵(龙山)酉水下游,不是现在重庆的酉阳。

  高高的青砖墙,灰色的屋瓦;石砌的门楼,深深的石板巷子;古老的商家铺面,还有那卧在酉水边、互相诉说着往事的青石码头……3月的雨季,将地处湘西腹地的里耶古镇洗刷得纯净瑰丽。

  雨,是有灵性的圣物。17年前,也是一场绵长的春雨,见证了21世纪最重要的考古发现——里耶秦简的面世。这些重获新生的秦简,究竟包含了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——“秦”的多少秘密?它们又会讲述怎样的故事?

  3月23日,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春龙在长沙博物馆开讲。作为里耶秦简的主要发掘者、保护者和解读者,他将里耶秦简的发掘经过及后期保护整理工作的故事娓娓道来。瞬间,光阴回转,那一段被湮灭了千年的时光顿时复活起来。

  张春龙清楚地记得那个时间。2002年6月3日,从里耶古城遗址的考古发掘现场传来消息,在遗址的一口古井内,发现一枚带有文字的竹简。当时,他与同事、时任里耶古城现场发掘的领队柴焕波正在去沅陵开会的路上。一口古井里发现文字,意义非同一般,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领导当即决定,让他们迅速返回里耶工地。

  最兴奋的莫过于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文物管理局的龙京沙。早在1999年,龙京沙见到湖南沅陵县虎溪山一号汉墓中出土的千余枚西汉竹简时,就非常向往地说:“我们这里要是也出土简牍文献该多好。”从那时起,他一直期待考古中的惊世发现。因此,这口古井从一开始清理,龙京沙就坚持在井下自己动手。

  当时的里耶恰逢雨季,雨水不停,抢救井下的竹简最关键的是时间。柴、张、龙三人迅速制定抢救发掘方案。井下,龙京沙与其他作业者争分夺秒,丝毫不敢懈怠。可是,脆弱的竹简经不起任何发掘工具的碰击,他们只能用双手挖。由于这口井填充经历的时间较长,井内的淤泥中除了竹简,还有生活垃圾,其中不乏铁钩、铜矛、铜刀、针等锋利器物,他们的手伤痕累累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,雨水继续往地下渗,井壁上出现了裂痕。发掘工作仍在深入,一旦古井出现垮塌现象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大家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,焦急,又期待。终于,当龙京沙再次小心地扒开一层淤泥时,指尖触到了一些有规则的木片。慢慢剥开裹在木片上的淤泥,港台最快直播开奖结果他又一次看到了木片上的文字。

 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一天之内,相继有380多枚简牍被运上地面。更重要的是,它们透露出惊人的信息。简牍上明确地写着秦代的日期,“迁陵”这个地名也在简牍上频繁出现,它似乎在向人们证明,里耶古城——这座神秘城池,正是秦代的迁陵县城。一时间,考古队被这一突然到来的重大发现深深震撼……

  里耶共出土36000余枚秦简,其中绝大部分出自一号井,这口井后来被誉为“中华第一井”。17年后,这座古井已被大体封闭。伴着滴答滴答的雨声,我们侧身探望,仿佛目睹了民族史里一个惨烈事件的发生。

  战国时期,楚国在拓地开疆的进程中占领了酉水流域,里耶古城就是当时修筑的系列军事城堡之一。战国末年,秦军从乌江流域攻入酉水流域,西北冷冷的青铜兵锋直刺楚国温暖湿润的江南,楚国国君顷襄王只得带着他的子民东迁。不久,秦末农民战争烽烟四起,天下“尽叛秦吏以应诸侯”,楚人的故土上燃遍了复仇的火焰,这座秦王朝的城池也难逃毁灭的命运。驻守里耶的秦兵仓皇之中将数万枚秦简投入井中,并企图放火将其销毁(出土秦简有被火烧过的残迹),但因井中缺氧,火无法充分燃烧,才使这段历史至今依然鲜活。

  眼前的这枚秦简,通身赭红,右上角有些残破,两面是古雅的秦代隶书。经过清洗、脱色,文字清晰可见,上面记录有完整的乘法口诀:“二半而一,一二而二,二二而四……六八四十八……九九八十一。”

  曾有专家推测,在原始社会的新石器中晚期,人们就应掌握了九九乘法表等计算方法,但实物无存。这枚秦简的面世,让考古界为之一振。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原院长高崇文证实称,此枚秦简是中国乘法口诀表最早的实物证明,印证了文献中所记载的春秋战国时乘法和乘法口诀表已被运用。

  专家认为,里耶秦简是秦朝洞庭郡迁陵县的衙门档案,也是目前唯一一份秦朝政府档案,约20万字。其内容涉及人口、田地、赋税、仓储、邮递、军备、司法、医药等当时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,年代为秦王嬴政二十五年(公元前222年)至秦二世二年(公元前208年),它是继秦陵兵马俑以后,秦代考古的又一惊世发现,改写和填补了《史记》《汉书》中有关秦朝历史的大片空白,改变了战国秦汉学术史的面貌。

  (楬,也称笥牌,钻有两孔或四孔,捆扎在箱箧或布囊之上,标明物资或文书种类、经办部门。)

  原来,洞庭在秦朝时是一个郡,这在《史记》《汉书》中都没有记载;秦朝的政治制度严厉,老百姓欠了官府的钱,必须要做劳役来偿还,不许抵赖;秦朝祭祀时,邢徒“赫”(人名)和“最”(人名)没能无偿分享祭品,要出钱买,这或许是因为他们“邢徒”的特殊身份造成的;秦朝的能工巧匠设计制造出的计时工具,可以将时间规范到以数分钟计;迁陵、酉阳、沅陵、临沅、沅阳、澧阳、零阳、益阳、长沙、耒阳、郴等地名在秦朝原来是县一级的地名;秦朝的职官有司空、司马、丞、守丞、令等……

  秦始皇二十六年八月,南郡竟陵县汉阴乡一名叫狼的人来到洞庭郡迁陵县(里耶),以寻找楚国时人们留下的瓦为由,向县政府的主管人员借了一艘船。狼是个不守信的人,没将船归还,给迁陵县的经办人员惹了一堆麻烦。在无担保或抵押的情况下,其他辖区的人到另一地区借贷,在今天也是不太可能的事。这是一个很特殊的事例,当时或以后的文献以及出土文字资料也不见有类似的记载。还有寄往洞庭的邮书,军粮的月消耗量……

  里耶秦简的内容真是细致而又耐人寻味,它将秦王朝的历史生动地“复活”了。怪不得有专家直呼,这批简牍的考古价值可与殷墟甲骨文、敦煌文书等媲美。

  地处湘西腹地,在很多人心目中,里耶是位置偏僻、经济文化落后的南蛮化外之地。

  其实不然。里耶的地位很重要。它隶属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,地处湘、鄂、渝、黔四省市交界处,188144现场报码,是武陵山地难得的平坦之地。因为有酉水可以通航,里耶镇很久以来就是商旅往来的繁华市镇。

  出土里耶秦简的湘西酉水流域及武陵山区,不仅在战国时期是楚秦等国相继开发、对峙、征战的前沿地区,更是历史上多民族生息、繁衍、杂处之地。里耶秦简的发掘,被专家称为“是一个了不起的考古发现”,秦简的内容也证明了里耶——这座历史上从未记载过的古城,有过活跃的经济文化交流。

  除了秦简,里耶一带还有很多重要的发现:在里耶附近的溪口台地,挖掘出的满是水锈的粗糙石器是新石器时代的劳动工具;里耶附近已发现大板刘家堡商代文化遗址、麦茶战国古墓群、清水坪魏家寨西汉古城遗址、大板村东汉古城遗址、湾塘村唐代古城遗址、凤凰苗疆边城(南长城)……

 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如此罕见地、高度集中地保存了从六七千年前新石器时代到商周、战国、秦汉直到元明清以来历史变迁所留下的清晰印记,里耶焕发出独有的湖湘文化光芒。

  今日的里耶,依然保存着湘西边城的风貌,质朴,宁静。酉水在崇山峻岭中悠悠而来,又蜿蜒而去。

  人们对河水和码头仍然是深深依赖和眷恋,古镇也得到了很好的保留。当地政府另辟新区,宽敞的水泥马路,锃亮的不锈钢路灯架、电视塔、无线通讯塔高高耸立。古镇上,附近的居民乘坐农用车载着新鲜的果蔬赶集,带着收获的喜悦和更多的期待。

  1995年,调查发现里耶盆地酉水边3公里范围内战国古城、魏家寨西汉古城、大阪东汉古城和相应的古墓葬群。

  2002年4月,因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碗米坡电站建设,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驻里耶进行抢救性发掘。

  2002年6月3日,里耶战国古城的一号古井中发现第一枚简牍。此后,共发现36000余枚。

  2002年6月27日,一号井的发掘终于到了距地表17米深的井底渗水层,至此,里耶一号井的发掘宣布结束。

  2002年7月,湘西里耶秦简学术座谈会在长沙举行,与会专家认为这批简牍“怎么评价也不过分”。

  2002年11月,国务院审核通过,增补里耶古城遗址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1971年-1974年,马王堆汉墓简牍帛书分别出土于马王堆一号、三号汉墓。

  1996年,长沙走马楼吴简出土于走马楼平和堂工地二十二号古井中,估计总数约14万枚,超过了其他地点发现的所有简牍的总和。

  1999年,沅陵虎溪山汉简出土于沅陵虎溪山西汉沅陵侯吴阳墓中,共计1000余枚。

  2003年11月,长沙走马楼汉简出土于走马楼湖南省供销社综合楼工地八号古井中,共计10000余枚。

  2003年,郴州苏仙桥晋简出土于郴州苏仙桥工地十号古井中,跑狗报,数量约600余枚。

  2013年,兔子山遗址简牍出土于湖南益阳兔子山遗址,共计15000余枚。

  里耶一号古井出土的3万余枚秦代简牍,为我们展示了鲜活的秦代社会生活的多个方面。

  我们从中看到,当时的迁陵县就是一个巨大的劳改场,数以千计的刑徒,从事着种田、种菜、造房、制砖、烧窰、守卫等多达几十种的劳作;我们也看到从迁陵库房调拨战衣、兵器配件的记录;看到向各种人员,包括士吏和刑徒发放口粮的记录;看到基层小吏的任用和职司;看到百姓的管理、户口迁移的手续和监督;看到行政文书传递交接的时间、人员和程序。我们还看到有十12块木牍,记录12名戍卒,在老家欠了官家的罚金从数百钱到上万钱不等,官家连续发函到他们屯戍的地方,在长达3年的时间里不懈地追讨,终因太穷而无法偿还。这种过去书本里见不到的、具体、真切的记录,正是里耶秦简价值所在、意义所在。

  里耶秦简的发现,引起学术界、特别是秦汉史学界的轰动。秦王朝是一个短命的王朝,传世的秦代史料十分匮乏。许多学者研究秦史苦于资料短缺。上世纪70年代以后情况有了很大的改变,先后发现了睡虎地秦简、岳麓秦简、北大秦简和里耶秦简等,其他几种秦简是法律令和典籍,而里耶秦简是基层的行政文书,可以说它更能把握住秦王朝的脉搏,它向我们展示的秦代社会更具可读性。

  出土于里耶秦代城址的大批简牍,为我们认识秦史与秦文化提供了极有意义的新的资料。里耶秦简的内容涉及行政史、交通史、生态史与社会生活史,其中丰富的新鲜的历史文化信息,对了解当时信息传递、物资运输、行政操作及民众日常生活情状,有重要的价值。正史记载往往更多地偏重视野宏大的政治事件、政治制度、政治动态的观察与说明,而微观的、具体的、细致的社会史的画面,则可以通过简牍资料真实复原。

  秦王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高度集权的专制主义政权。秦政影响后来政治格局2000余年。里耶秦简所记录的地方行政控制、基层社会管理以及赋税征收、徭役调发和法制推行等方面的资料,对于我们认识政治形制的历史走向,也是非常宝贵的。

  中国古代从秦朝开始,建立了世界上最庞大的集权政治体制,里耶秦简行政文书是秦朝行政权力伸展及帝国边陲、下延至社会底层的反映。具体可归纳为以下3点:

  1.秦代的文书行政与国家治理:里耶秦简大部分是秦代迁陵县与朝廷、其他郡县及县内往来的文书,让我们能真切看到秦代以文书治天下的实际状况,了解秦代县廷行政运作的日常。

  2.秦代沅、澧水流域置县的记载:除了洞庭郡和苍梧郡,里耶秦简中记录了许多县一级地名,尤其是湘西北一带大量置县,如醴阳、零阳、充、溇阳、索、临沅、门浅、沅陵、酉阳、迁陵、辰阳、义陵、沅阳、无阳、镡成等,反映了秦楚势力在此地往复争夺的历史,同时也说明了秦对帝国边陲的一元化治理。

  3.秦县政府机构组成:里耶秦简明确记载秦代县下设有诸曹与诸官两种不同的机构,分别设置令史与啬夫处理行政文书和管理行政事务。诸官通过文书接受县廷的管理。说明秦县同样体现了以内制外的管理模式和集权理念,这对了解秦代的地方制度构建,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