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到十人的狼烟动画如何成为暴雪首个合作的独

发表时间:2019-06-14

  “这场合作实在是机缘巧合。”狼烟动画工作室的创始人谢显晖(笔名:无言)告诉数娱梦工厂。早在去年8月,尚未和暴雪接触的他们就抱着好玩的心态画了几张狼烟风格的《守望先锋》同人图。之后碰巧被一位关注狼烟的暴雪导演看到,拿给了高层获得首肯,最终有了这场合作。

  对狼烟而言,这场合作除了再度肯定了团队的制作技术之外,也证明了维持小团队体制,专产二维动画短片的商业变现模式是可行的。

  在国内,像娃娃鱼一类的大型动画公司也会涉及二维动画短片业务,每分钟高至100万人民币的短片的收入虽然很高,但考虑到人力及管理成本,只适合小规模的团队。对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公司而言,短片动画只能是副业。

  其实在当年动画领域掀起投资热潮的时候,狼烟也考虑过业务升级的事情。他们在2015年接受了奥飞的全资收购,并把工作室原创IP《功夫料理娘》的电影改编计划提上了日程。但自带“玩具主业基因”的奥飞在商业变现上更多地依赖知名IP开发的衍生品。投资开发K12以上长篇动画尚未有明显回报。于是随着《雏蜂》TV版的草草结束,和《端脑》等大电影项目一样,这部原创长篇动画项目陷入了搁置状态。

  反观短片领域,无疑更能满足狼烟创作商业两不误、“站着把钱挣了”的目标。对这家年产能只有十几分钟的工作室而言,短片本身就是更得心应手的制作对象。在公布了与暴雪的合作消息之后,商业短片邀约更是猛增。

  在2017年,连续推出《白鸟谷》与《守望先锋》预告片等作品的狼烟,将主要精力转回了短片领域。今年下半年至明年的开发重点,也放在一部中国传统风格的短片之上。未来为了解决限制商业原创项目并行的产能问题,狼烟也将考虑引入三维与三渲二技术。

  成立于2006年的狼烟动画工作室,团队人数常年维持在10人以下,专做二维动画短片。虽然每年产能只有10分钟左右,但靠着《功夫料理娘》、《上海蝙蝠侠》等质量不错的短片,也在海内外业界拥有了一定知名度。

  “和暴雪的合作最开始也是一个喜欢我们作品的暴雪导演发来邮件,说希望能在11月的CTN展会上碰个面。后来因为暴雪公司还有不少人喜欢我们,就去交流了数次,等到了12月交流结束后,就收到邮件开始谈这个项目的合作。”谢显晖告诉数娱梦工厂。

  这场合作除了让狼烟再次证明了自己过硬的二维动画实力之外,也意味着工作室如今实行的10人以下小团队体制,靠二维短片谋求商业变现的模式是可行的。

  在国内,虽然业界的大部分关注都集中在三维动画前景上,但二维动画的市场机会其实也有很多。除了游戏产品的大量推出,为二维团队提供了制作宣传短片的机会之外,二维番剧的数量也在急速增多,另外就连像《闪光少女》这样的真人电影,也开始加入了二维动画片段。

  不仅是市场机会在不断增多,单支二维短片的价格也在10年内涨高了不少。深圳图库。“现在游戏公司本身都很挣钱,可能一个短片投个一、二百万对他们来说都没关系。”谢显晖表示。

  不过虽然短片报酬丰厚了许多,但闷声发大财的日子也并不是那么容易过上的。一是对于发展到一定规模的动画公司而言,单靠商业短片的收益仍不够抵掉沉重的管理成本,一家数百人规模的大型动画公司,主营业务仍是长篇动画项目。

  再加上短片由于篇幅短小,对每帧的画面要求就变得很高,只要一个环节的动画师水平稍有差池,整个团队就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返工,但到最后也只能赚取固定工资。在本次与暴雪的合作中,即便是狼烟这样的老牌二维动画工作室,也面临中期制作人员水准下滑,导致每个环节都要修改三四遍,废稿是成稿五六倍的情况。

  在当时,已拥有“喜羊羊与灰太狼”等K12以下知名IP的奥飞动漫,开始在K12以上动画市场展开积极布局。在2015年收购有妖气之后,一连公布了《端脑》、《雏蜂》等多部漫改电影制作项目,同时也将狼烟工作室自有IP《功夫料理娘》动画电影的开发计划提上了日程,包括分镜在内的前期制作也已在2016年初完成。

  不过对于奥飞这家带着“玩具主业基因”、擅长衍生品变现的公司而言,制作动画的目的更多是放大“倒霉熊”等知名IP的价值。在K12以上市场中少见爆款作品的情况下,开发《功夫料理娘》等原创长篇动画项目的风险很高。事实上,随着《雏蜂》TV版的仓促完结,奥飞动漫与奥飞影业行动趋于谨慎。和延期至今的《端脑》等大电影一样,《功夫料理娘》的电影开发计划也进入了搁置状态。

  说起这个项目,谢显晖表示:“投资这块也不愿意等那么长的时间,去投一个风险这么大的原创项目,各方面的原因造成这个项目目前处于搁置状态。大家花了这么多心力的东西,我们宁可说做不出来,也不要把它做得很烂。”

  同时她也坦言,除了投资趋紧之外,缺乏高质量的中期制作团队也是限制长篇二维项目开发的现实原因。市场上现有的高质量二维团队数来数去只有十来家,并且大部分都投入了番剧领域。即便现在动画行业起势,引来了不少科班毕业生,但二维动画的培养周期比三维长,无法在短期内对新人完成培训。

  反观在老本行的短片领域,狼烟更容易达成“站着把钱挣了”的目标。近十年来,涨了10倍的短片价格对于这家10人以下的工作室来说,足以让每个人获得不错的收入。

  同时在今年4月《白鸟谷》获得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特别奖,7月暴雪公布了与狼烟的合作之后,海内外公司抛来的橄榄枝也猛增了不少。

  不过谢显晖表示,下半年的开发重点将是原创中国风短片,这一选择也是受团队目前产能的限制,难以同时开展商业与原创项目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未来在保留二维动画制作项目的同时,工作室也将考虑引入三渲二以及三维技术。